13
2009
08

解密美女歌手胡灵为啥老和唱片公司闹翻呢?(组图)

  胡灵做客“超级面对面”栏目,畅聊解约前后的心路历程。胡灵首先做出了一个承诺:“我保证我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因为事情就是实实在在的,我不会避讳,从事情一出来到现在,我说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以此为前提,胡灵回顾了自己与公司从签约到解约,从和谐到分裂的详细历程,这其中复杂的感情,有不满,有感恩,有委屈,有怨恨,她清楚自己这么做的结果无非是在短期内获得一点浏览量、点击率,而更糟的是可能她将背负更多的骂名,也不会再有经纪公司敢签她,“我甚至没有想过明天我要何去何从,只是我进入这个圈子后,最开始的初衷被破坏了,压抑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需要倾诉。”两年半时光,胡灵平静地娓娓道来。

  2006年以超女出道,07年2月与某唱片公司签约,胡灵成为了林俊杰的师妹,随后热热闹闹地发行了一张单曲和一张专辑。在当时看来,没有进入十强的胡灵的演艺圈发展之路甚至要好过其他名次比她靠前的选手。渡过最开始一段“蜜月期”后,胡灵与公司的矛盾却日益凸显。

  A、恶意炒作伤害到我的家人

  胡灵发第一张专辑前,公司为胡灵策划了一起“母亲病重,胡灵夜店陪酒赚钱”的新闻炒作。胡灵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排斥炒作的人,但得有一个度,“我自己做了七年酒吧,陪酒这个字眼对于我来说是很敏感的。我唱酒吧的时候我都不去陪酒,现在我做艺人了,我还跑去陪酒?我有病吧?从逻辑上来讲就接受不了。还有就是涉及到了我妈,能不能放过我妈啊?身体挺好的,干嘛天天咒她?有事儿没事儿啊。”

  B、老总暗示我傍大款

  有一位副总曾专门找胡灵谈话,询问胡灵“你有没有男友?男友能帮到你什么?”并用其他女歌手有钱男友的例子对胡灵进行了一番旁敲侧击的“教育”。“我虽然不太聪明,但是再没有智商的人也能明白他在说什么。”在胡灵看来,这场谈话就是这位副总在试探自己,想拉自己“入局”,“他的意思就是艺人都是要榨干剩余价值的,你要怎么样就必须要把资源利用起来。说到资源,无非就是钱和人脉。”

  C、没有收入倒欠公司13 万

  签约后公司每月借给胡灵五千块生活费,年底再从劳务中扣除,最后一算,胡灵倒欠公司13万。“真的,我从来没有像这两年那么穷过。”从小就开始赚钱养家的胡灵从没有担心过生存问题,“我在酒吧驻唱时月收入过万,签约这两年却没有收入,完全在吃老本。”

  胡灵直言,歌手光靠卖唱片赚钱是不可能的,商演在收入来源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很长时间接不到商演,这是我一直以来很诧异的事情,之前我在天娱时商演走得还不错,到了这儿一直没有,我不知道为什么。是宣传不够吗?我在全国各地也有多朋友,大家也会跟我反馈,有的唱片店里也没有看到我的专辑。”

  D、被迫解约

  公司向胡灵提出了解约的要求,并指示她自己发一封要求解约的邮件给公司——这是因为如果艺人主动提出解约的话,能给公司减少很多麻烦——这种情况在娱乐圈不是没有先例,很多艺人和经纪公司都选择这种看似平和的解约方式。胡灵如果照做的话,不仅公司承诺欠下的13万款项免于偿还,于她自己其实也没有太多损失,偏偏胡灵拧着一根神经转不过来,她想不通,接受不了,“ 很简单的一件事情,照做就行了,但我心里就拧着,本来我就是直肠子,我会想,为什么要我来发邮件要求解约?”

  选择暂别娱乐圈

  当胡灵慢慢觉得有的事情不如自己想得那么美好时,她也向公司反映、斗争过,但她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也渐渐明白有的事情是没有答案的,自己与公司的缘分已经走到了尽头,她最终选择了妥协。签了几个文件,一番简单的手续后,7月22日,胡灵恢复了“自由”。她花了一天时间考虑自己应该干嘛,然后得出的结论是“我应该暂时离开一阵”。“我相信这几天有太多人都会想,这人干嘛呀?突然之间出来咋咋呼呼的,长得不好看还天天出来讲这些事情,烦死了,让大家耳根子清静清静吧,我自己该干嘛干嘛去,沉淀一下。”胡灵回忆起自己的第一首单曲《单飞》,这个名字似乎一开始就预示了这个结果,“我觉得没有那么煽情、悲壮,我期待找到能一个让我冲动的作品,然后带着作品再回来——我期待着我华丽的转身。”

 

« 上一篇 下一篇 »